5连肖多少倍

逝者丨一代詩人的告別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韋鑫 日期: 2019-04-11

一代詩人的告別,也是一種時代話語方式的遠去。

“我們用什么哺育詩歌/用血里的鐵鍛打釘子/用骨頭里的磷點燃油盞/用釘子和油盞/建造詩歌必要時……還須跑回失去的歲月/把自己的聲音找回來。”(《我們用什么哺育詩歌》李瑛)

1926年,李瑛出生于一個鐵路員工之家,一些父親口頭講授的故事成為他最早打量到的文學的模樣。后來,因為戰爭和父親頻繁調動的工作,他在顛沛流離里勉強讀完了小學和初中。李瑛自述,童年給他的回憶是“充滿蒸汽機車的噴氣聲和車輪碾動鐵軌的單調的轟響”,孤獨而不安。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他內向孤僻,“喜歡安靜,不愛說話”,但似乎也因此練就了敏銳的人生嗅覺。他在《回憶童年之二》中寫道:“誰知道我的憂郁、饑餓和孤寂相加/等于什么,等于我今天/白發里的什么/骨頭里的什么/精神里的什么/血里的什么。”

到了18歲,李瑛就開始把來源于號志燈與簡陋月臺的生命體驗投入到稚嫩的文學實踐中,他與同學自費出版了詩集《石城底青苗》,滿紙是“多災多難的土地”。1945年,李瑛考入北京大學,結束了居無定所的生活,也開啟了他人生中至關重要的文學積淀期:馮至、沈從文在詩歌創作上給了李瑛莫大的幫助,里爾克、艾略特的作品也深刻影響了他的寫作。李瑛一邊讀書,一邊投身轟轟烈烈的學生運動,北京和平解放之后,他又參加了第四野戰軍隨軍新聞隊,南下做軍事報道。

大學畢業后,李瑛以新華社部隊記者的身份進軍廣西,參與解放海南島的渡海作戰。在這個時期,他寫下了《野戰詩集》。這本詩集不僅意味著題材的延伸,也是詩人話語模式的根本改變——由個人抒懷轉入歷史敘事,視角由“我”變成了“我們”。李瑛看到了軍旅生活的艱難、隨軍戰士的犧牲,痛苦與顫栗扭轉了他的表達,他的詩國疆土也由書齋開拓到高原哨所、海島邊防:“夜晚,在接近炮火的前方/我看見我們的哨兵/守衛在一棵大樹的隱蔽下/那一幅閉著厚厚嘴唇,收著下顎的/莊嚴的面容/像一座古希臘童話里青銅的鑄像/整個地球都旋轉在他的腳下/他鐵山一樣地屹立著。”(《歷史的守衛者》李瑛)

隨軍生涯結束后,李瑛的創作依然沒有離開社會洪流。20世紀50年代,當代的政治抒情詩開始流行,世界被置于宏觀視角之下,詩人們渴望吸吮時代的血液,再書寫“人民”的脈搏。長達3500行的《我的中國》就是李瑛對這一詩歌范式的探索,家國情懷主導了這一時期他的文學走向。

難免地,有些文學作品會打上時代的烙印,詩人們對“宏大”的深深迷戀某種程度上是時代所致。在這樣的背景下,李瑛強調“詩人”于希臘語中的“創造者”一義,并在90年代實現了創作的“向內轉”:“但生活沒有冷卻/鮮花仍將開放/瘋長的青草/總是很認真地/用最后幾滴血,滋潤著/碑的根和時間的心臟。”(《墓園》李瑛)生命凸顯,戰爭與死亡退卻。

同是詩人的女兒李小雨曾經問李瑛寫詩的意義,他只是回答:“能讓我平靜地寫詩,就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快樂。”李瑛行走詩壇68年,由少年至耄耋,《李瑛詩文總集》多達14卷,近100萬字。3月28日,李瑛因肺部感染去世。一代詩人的告別,也是一種時代話語方式的遠去。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總第592期
出版時間: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5连肖多少倍 pk10计划两期必中软件 澳门利宝娱乐 四川时时网站 二八杠有没有诀窍 北京快车pk10直播视频 双色球复式投注器 天津时时快乐十分记录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360 pk10最牛稳赚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